中央

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 回应期盼 解除痛点——访国家医保局异地办负责人黄华波

2018.11.30

成效显著:“垫支”“跑腿”正成为历史

记者:目前,我国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工作成效如何?

黄华波:2016年底,国家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平台上线试运行,2017年实现全国联通,覆盖所有省级平台和所有统筹地区,覆盖城镇职工、城乡居民各类医保制度, 服务异地安置退休、 异地长期居住、常驻异地工作和异地转诊等主要跨省就医人群。两年来,联网定点医疗机构数量快速增长,结算人次稳步增加, 越来越多的参保人员得到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便利,群众异地就医 “垫支” 与“跑腿”的痛点正在成为历史。

数据显示, 今年10月底, 跨省异地就医定点医疗机构数量为14458家, 比上月底增加463家。 基层医疗机构覆盖范围持续扩大, 二级及以下定点医疗机构11912家,比上月底增加450家。

截至10月底, 累计实现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119.3万人次 (其中新农合11.7万人次), 医疗费用286.5亿元 (其中新农合20.3亿元), 基金支付168.2亿元(其中新农合8.6亿元), 基金支付比例为58.7%。国家平台备案人数326万。

单日结算人次屡创新高。 比如, 今年10月22日,共有7378人完成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当天医保基金支付超过1亿元。

破五道关:建成浩大民生工程

记者: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这一惠民政策出台前, 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黄华波:国家力推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首先要感谢中国政府网 “我给总理说句话” 栏目网友的参与。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在该栏目开展的10个和民生相关话题的网上投票中, “加快推进医保全国联网” 以1098万票的超高关注度位居榜首,不少网友留言反映了跨省异地就医结算 “跑腿” “垫支” 的痛点问题。“民有所呼,我有所应。”李克强总理在记者会上给出明确承诺, 争取用两年时间,使老年人跨省异地住院费用能够直接结算。

2016年3月以来,相关部委从政策设计、系统建设、经办体系建设等多个层面推进工作,成立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 广泛深入开展调研, 开展政策起草与论证,同步建设全国联网的异地就医结算系统。

12月,人社部、财政部下发 《关于做好基本医疗保险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工作的通知》; 同月, 国家跨省异地就医结算系统上线试运行。

2017年3月, 《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部署:在全国推进医保信息联网, 实现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 经过6、7、8三个月 “百日攻坚战”,至9月底,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功接入国家异地就医结算系统,98%以上的地市接入国家平台,88%的三级定点医疗机构联接入网,可提供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服务。

记者:在此过程中, 推进工作遇到哪些困难和问题,又是如何加以克服的?

黄华波:两年实现跨省异地安置退休人员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这一浩大的民生工程,时间紧、任务重。

从两年多实践来看, 我们经历了五道关:一是思想认识关。 由于我国医保统筹层次较低、人口流动规模大, 异地就医问题由来已久。但要不要推进跨省就医直接结算这项工作,一直有不同的看法。 刚开始,不少地方领导和工作人员担心开展跨省就医直接结算, 会影响分级诊疗秩序,会产生基金支付风险。也有人担心系统支持不了、就医地医疗机构不干、 就医地经办机构不管等,不愿做、 不敢做的情绪较重。二是政策统一关。 目前基本医疗保险主要是市级统筹, 一些地方还是县级统筹,统筹区之间普遍政策不统一、 经办不统一、 系统不统一, 而实行跨省直接结算, 就必须通过创新式的制度、 管理设计,解决这些不统一的问题。 三是技术支撑关。以前医保信息系统是自下而上建立的,国家层面一直没有统一的结算清算系统,也没有这方面业务。 现在要在两年内建立起这个系统, 还要满足即时结算功能,难度不小。四是经办服务关。 如何协调参保地、就医地跨省异地就医的经办管理服务,也不容易。 五是宣传解释关。 如何将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政策和流程向群众讲明白,而又不过高承诺, 把握好宣传的分寸, 让群众既积极参与直接结算,又理解这项工作进展中的一些困难和障碍,也是一道关。

2017年1月12日, 海南省在全国第一个接入国家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系统。 1月17日, 海南省与吉林省合作, 在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完成全国首例通过国家系统实现异地就医直接结算业务。 开始几个月, 结算量一直很小。4月份, 我们在江苏南京召开工作调度会, 各地参会人员普遍存在畏难情绪、 底气不足。 大家提出了一大堆困难和问题, 真是 “一山方过一山拦”。

对此,人社部领导十分重视, 多次提出明确要求。各地高度重视, 相关部门实行一把手负责制、 问责制, 提出决战6、7、8三个月, 打响 “百日攻坚战”。 “百日攻坚战”是我们每个从事这项工程的同志最难忘的时期:每个省级平台、 每个统筹区、每个医院的接入, 都要进行大量的接口和标准化改造。全国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各地工作基础、 信息系统基础差异又大,攻坚难度可想而知。8月中下旬,根据国务院大督查反映的问题, 我们又集中、快速解决了城乡居民医疗保险接入系统的问题。到9月份, 基本实现了以登记备案为入口, 出院结算为出口的 “信息流、业务流、资金流” 全程线上流转, 实现次均费用结算时间基本控制在10秒以内,异地就医参保人员持社保卡即可迅速完成直接结算。

通力协作:确保群众跨省就医安心顺心

记者:为如期完成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目标, 相关部门进行了哪些工作?

黄华波: 为如期完成目标, 我们采取了很多办法,比如密集的、 大规模的督导调研, 实行一把手负责制、 问责制。 另外,为确保群众跨省就医能安心顺心, 我们进行了大规模的真人真卡真实业务数据的实测,比如让江西的工作人员拿着真正的江西各个地市的社保卡, 在当地备案后,再到全国各地刷卡就医, 全流程走过一遍后再把费用退掉。 通过现场实测, 大量技术层面的问题,尤其是各地接口改造不到位的问题得以解决。

记得去年6月, 第二次工作调度会在四川成都召开。会后, 参会代表们拿着各省的社保卡到华西医院等多家跨省定点医院开展业务测试。 当地媒体对此非常关心,跟着一路报道, 这说明社会和老百姓对这项工作非常关心与期待。 因此, 即使再多的辛苦与付出, 我们也义不容辞。 每看到一笔刷卡成功,大家都非常高兴。

但在实测过程中, 我们也发现了大量问题,如刚开始系统不稳定, 各地系统改造不到位的情况比较普遍, 开始实测的通过率仅20%左右。 “逢山开路, 遇水架桥。” 各级医保、 信息部门遇到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常常中午、 晚上来不及吃饭,半夜还在讨论问题、 解决问题成为工作常态。 正因为这数百次的 “实战演习”, 如今跨省异地就医住院群众才能够获得方便快捷的结算体验。

记者: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工作积累了哪些有益经验? 您有哪些体会?

黄华波: 一方面是党中央国务院始终把人民的冷暖记在心上, 决策上有力度。 总理向全国人民作出庄严承诺, 国务院多次召开常务会议专题研究部署,连续两年国务院大督查都把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作为民生领域的重点。 可见, 没有坚定的政治决心是做不成这件大事的。 各级医保部门领导和广大干部职工全力以赴, 他们高度的责任感和事业心、 饱满的工作激情, 是做成这件大事的工作基础。

另一方面就是工作的协同性。 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工作开展过程中, 无论是部门之间还是部门内部, 大家都非常团结。 有了财政部和发改委的支持,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才能以最快速度立项。 相关部门的政策、规划、 经办、 信息等部门之间, 参保地和就医地医保部门之间也配合得非常好, 堪称典范, 真正形成合力。 另外,各位同志都能以强烈的政治意识和责任担当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 确保这项工作能够顺利开展, 并赢得越来越多群众的欢迎和肯定。(本报记者 李浏清


  • 异地
  • 结算
  • 跨省
  • 直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