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攻坚克难砥砺行 织就民生安全网 ——中国社会保险40年变迁

2018.09.26

2008年5月22日, 在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政府礼堂里, 当地农民从社保工作人员手中接过社保存折,从此这些农村老年人每月也有了养老金。(卢刚 摄)


40年改革开放,岁月峥嵘。

在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的历史时期, 我国社会保障发挥民生安全网、 社会稳定器的重要作用, 维系改革事业顺利推进、国民经济持续发展。

40年社保变迁,波澜壮阔。

从无到有、 从弱到强, 从城镇到农村、 从职业人群到城乡居民,中国社会保障不断改革、 发展和完善, 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保障安全网,为世界所赞叹。

进行改革探索 构建社保制度

1978年以前, 我国长期实行与计划经济体制相统一的社会保障政策, 即建立在计划经济体制之上的“企业保险”制度。

上世纪90年代初, 刘志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安徽省合肥市纺织品公司, 最初在下属的十字街纺织品商店锻炼, 这是一家百年老店。 “原本, 效益相当不错,上级公司安排退休人员在这家商店领取养老金, 一 开始企业勉强可以承受。” 刘志明回忆, “但随着退休人员不断增多, 企业负担不断加重。 渐渐的, 企业出现职工工资到期不能按时发放的现象,而且越来越频繁。”

“上世纪90年, 我国经济改革正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渡期。 传统的劳动保险制度, 由企业包揽劳动者生老病死伤残等所有福利, 企业负担过重, 企业之间负担不均, 难以轻装上阵参与市场竞争。”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说。

为此, 1991年至1997年, 在中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历史上接连出台了三份重要文件———

1991年6月, 国务院下发 《关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就养老保险问题第一次作出重大决策, 明确基本养老保险费实行国家、企业、个人三方共同负担。

1995年3月, 国务院根据 《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 精神, 下发《关于深化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通知》,确立了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养老保险制度模式。

1997年7月, 国务院在总结各地改革试点经验的基础上, 下发了《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规范企业和职工个人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比例,养老保险统账结合模式走向统一,并为行业统筹移交地方管理创造了条件。

几乎与此同时, 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 也成为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改革的基本途径。

上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进入深水区,大量企业关、停、并、转,部分企业职工手中大量医疗票据无法报销。政府实施多年的公费医疗、劳保医疗已无法为职工健康提供保障。

转机发生在1994年。

1994年12月, 江苏省镇江市、江西省九江市进行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社会医疗保险制度的试点, 为全国医保制度改革探索经验。

1996年, 国务院将试点范围扩大到40多个城市,进一步探索统账结合的具体方式和运行机制。

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认为: “‘两江’试点是医保体制改革的先行者、奠基者, 它验证了与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医疗保障制度的政策框架,对保障职工基本医疗、 抑制医疗费用过快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 为全国范围内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探索了路径。”

“两江”试点为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建立奠定了坚实基础。当时试点中提出医疗保障水平要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一致、 筹资水平要与各方面承受能力相一致的基本原则, 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基本制度模式, 成为后来城乡居民医保制度的基本原则和制度内容。

在这一时期, 随着劳动合同制度和企业破产制度的推行, 我国开始出现下岗失业人员, 国务院1986年颁布了 《国营企业职工待业保险暂行规定》,标志着我国失业保险制度的建立。 这一阶段我国社会保障开始由原来的 “单位保障” 向 “社会保障” 转变, 为以后的社会改革转型奠定了重要基础。

推动制度创新 统筹城乡社保

今年51岁的冯建明,是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养老保险管理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 从事养老保险工作28年, 见证了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不断发展完善。

1990年, 大专毕业的冯建明进入鄞县社会劳动保险公司合同制工人办公室, 负责合同制工人养老保险费征缴工作。

“当时,养老保险仅限于国有集体企业劳动合同制工人, 参保人数仅几千人。”冯建明回忆。当时征办模式是企业出面办理, 冯建明和两名同事在办公室便能完成全县职工养老保险费的收缴工作。

让冯建明感慨的是, 鄞县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历经1995年、 1998年、 2000年三次扩面, 三资企业、乡镇企业、 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等非国有企业都被纳入参保范围,参保人数从几千人迅速增长到10万余人。”

1998年,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成立, 统一管理各项社会保险事务,社会保障制度建设蹄疾步稳。

为了加快医疗保险制度改革的步伐, 国务院1998年12月下发了《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 在朱铭来眼中, 从此以后,职工医疗费用由国家和单位包揽转向国家、 单位和个人共同负担, 有了稳定的筹资机制和来源, 并控制了医疗费用过快增长。

进入新世纪以来, 党中央、国务院以 “和谐社会” “科学发展观” “以人为本” 的理念推动社会保障制度建设, 提出 “到2020年, 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建立, 人人享有基本生活保障”。

在失业保险领域, 1999年1月, 《失业保险条例》 发布实施,由再就业中心、 失业保险、 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构成的 “三条保障线” 以及 “两个确保” 政策,为中国成功应对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下岗失业高峰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工伤保险领域, 2003年4月, 国务院颁布 《工伤保险条例》,为发展工伤保险制度确定了基本的法律框架, 在覆盖面和工伤认定方面均有所扩大。

在养老保险领域, 2005年12月国务院 《关于完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 提出要尽快提高统筹层次, 实现省级统筹,为构建全国统一的劳动力市场和促进人员合理流动创造条件。

在医疗保险领域, 2007年7月, 国务院正式开展城镇居民医疗保险试点,88个城市被列入试点范围。

更大的制度变革发生在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领域。

2009年9月1日, 国务院决定开展个人缴费、 集体补助、 政府补贴相结合以及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 首批覆盖全国10%的县 (市、区、旗)。

程志勇从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工作已20载, 现任云南省宣威市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局副局长。

“1998年我刚工作那一年, 老农保扩面工作已基本处于停滞状态。2009年开始试点的新农保, 是质的飞跃, 标志着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蓦然回首, 提起新农保工作, 程志勇仍然兴奋不已。

宣威市于2012年启动了新型农村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当年参保人数就达到71.6万人,参保率达90%以上。

建立新农保制度, 使8亿农民有了养老保障, 在中国历史上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德政之举。“新农保是继取消农业税之后一项伟大的惠农之举, 改变中国千百年来完全依靠家庭养老的单一模式; 由于在制度设计上实行基础养老金补贴和缴费补贴, 极大调动了广大农村居民的参保积极性,成为近年来发展很快的社会保障计划之一。” 郑秉文如此评价新农保制度的伟大意义。

在山东省汶上县康驿镇, 赵存玉老人及老伴2011年参加了新农保,每人缴纳了1.54万元, 如今每月可以领取388元城乡居民养老金。 “农民都能领上养老金, 数额还不低, 如此惠民好政策, 真是做梦也想不到!” 赵存玉老人动情地说。

2011年, 国家开始在一部分地区开展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试点工作。 仅仅一年后, 新农保、 城居保就基本实现制度全覆盖, 之后迅速朝着法定人群全覆盖的方向发展, 多年来参保人数一直保持在5亿人以上。

同样在2011年,我国 《社会保险法》 正式实施, 社会保险事业迈入法制时代。 “《社会保险法》 是我国第一部社会保险综合性法律,是我国社会保障法制建设的一个里程碑。”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院长金维刚高度评价 《社会保险法》的伟大意义。

增进民生福祉 实现全面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 我国社会保障建设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落实全面深化改革的总要求,改制度、 扩范围、 提待遇、 强服务, 建立起世界上覆盖人群最多的社会保障安全网,夯实民生基础。

2016年11月17日, 在国际社会保障协会第32届全球大会上,中国政府被授予 “社会保障杰出成就奖”, 成为世界上第二个获此殊荣的国家。 一时间, 会场上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

这是国际社会对中国举世瞩目成就的认可与致敬。

若论对世界社会保障体系构建贡献最大者, 非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莫属。

截至目前, 我国基本养老保险、 医疗保险、 失业保险、 工伤保险、 生育保险参保人数分别达到9.26亿人、 13.5亿人、 1.92亿人、2.31亿人、1.98亿人。 我国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养老保障网络、 健康保障网络, 参保率分别达到90%、95%, 一个世界上覆盖人群最多的社会保险安全网蔚然成形。

党的十八大以来, 社会保险制度不断完善, 走向更加均衡和统一。

2014年初, 新型农村和城镇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吹响合并号角; 到2015年底, 全国所有县级行政区基本完成两项制度的整合,实现了制度名称、 政策标准、 管理服务、信息系统 “四统一”。

2015年1月, 国务院发布 《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 明确机关事业单位实行与企业一致的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终结了养老 “双轨制”。 由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共同构成的法定养老保险体系正式形成。

2016年1月, 国家全面整合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两项制度, 看病报销再也不分 “城里人、 乡下人”, 城乡居民按照统一的政策参保缴费、 享受待遇。 城乡统筹带来就医层次的提高, 参保农村居民的用药范围明显扩大、 定点医疗机构成倍增加, 实惠更多。

今年是郭正汉老人退休的第15个年头。2004年他从兰州市平板玻璃厂退休后, 赶上2005年至2018年国务院连续14年调整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 “2004年刚退休时, 我的养老金才990元, 今年已经涨到了3200多元, 足足涨了两倍多, 我真是赶上了好时代。” 郭正汉老人说。

2016年全国 “两会” 期间, 在10个与民生相关话题的网上投票中, “加快推进医保全国联网” 以1098万票高居榜首。

由于我国人口流动日益频繁,随儿女长期在异地生活的 “老漂族”、 流动性较大的农民工和外来就业创业人员, 以及为了治病不得不转诊的参保者, 都曾深受异地就医报销不便之苦。

民之所望, 施政所向。 近两年来, 全国各级人社部门攻坚克难,久久为功, 以实际行动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一份优秀答卷。

人社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国家异地就医结算平台上备案的人员已达到257万人,9487家医疗机构联网。 目前, 全国所有省级异地就医结算系统、 所有统筹地区均已实现与国家异地就医结算系统的对接, 符合条件的参保人员跨省异地就医结算时无需 “垫钱” “跑腿”。

40年社会保障探索路上, 民生雨露广泛播撒, 辉煌成就彪炳史册。

全面实施全民参保计划, 对各类人员参加社会保险情况进行登记补充完善, 建立全面完整准确的社会保险参保基础数据库, 实现全国联网和动态更新。

社会保障建设全面纳入法制化轨道,自2010年 《社会保险法》出台以来, 国家制定、 修订了包括《工伤保险条例》 《工伤认定办法》等40多个配套法律法规;

全国社会保障卡持卡人数达到11.5亿人,102项应用已全部开通,持卡人可 “一卡通办” 人社各领域业务, 为百姓记录一生、 保障一生、服务一生;

社会保障事业是民生之依, 每一步、 每一环节都和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 人社部门未来还将继续砥砺前行, 助力社会保险事业实现新腾飞。

  • 制度
  • 养老保险
  • 社会保障
  • 基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