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解读

完善监管确保“应休尽休”——关于带薪年休假有关情况的调查

2018.07.26

带薪年休假是国家法律赋予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也是劳动者一年之中协调好工作与家庭生活的有效工具。但现实生活中,带薪年休假的落实率偏低。为何带薪年休假制度难以得到落实?应如何着力维护劳动者权益?记者近日进行了采访。

现象:“根本没假”“有假不休”成主流

每到盛夏时,即是周贤发愁的时候。七八月是带薪年休假的高峰期,身边的不少亲朋好友都在朋友圈晒出了出去游玩的照片,这对他来说却很遥远。

“在这里工作快6年了,压根没有带薪年休假这回事。”周贤在河南郑州一家食品公司上班,平时工作压力大,有时正常的节假日都要加班,更不用说有机会请假了。他说,每年都是由他当老师的妻子趁着暑假带着孩子出去玩,“他们休假没我什么事,我少了很多陪伴孩子的时间。”

上海一家广告公司的员工王慧男也有着类似的困扰。“我们有年休假,但我们都不敢休。”她坦言,由于平时工作的节奏快,强度高,找不到休假的间隙,而且她的上司是个“加班狂”,休假的要求更是没法提出。“很多时候,看到上司都没休假,我们也不好意思休,怕给上司留下不好好工作的印象。”

“根本没有假”“有假不敢休”,周贤和王慧男的担忧是当下许多劳动者无法享受年休假的一个缩影。此前,某媒体对近2000名职场人士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1.5%的受访者希望单位为员工安排带薪年休假。

究因:企业管理、员工心态存偏差

《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实施10年来,尽管各地政府采取了多项措施持续推进,但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的落实情况不容乐观,成为员工的“纸上福利”。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李娟表示,企业基于生产和管理的考量、企业的文化氛围是造成带薪年休假“落地难”的主要原因。

据了解,一些企业对法律条款存在理解偏差,导致执行带薪年休假制度不到位。部分企业出于追求利润和减少成本的考虑,不愿意落实带薪年休假。在落实带薪年休假制度的过程中,一些企业由于生产周期具有规律性,在特定的时间段内不能停工,如果强制执行带薪年休假制度,会对企业整体运转造成巨大影响,也因此不愿安排员工休假。

李娟表示,一些企业倡导的“白加黑、五加二”的工作态度和企业文化,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职工对休假权利存在误解。此外,还有些职工为了保住饭碗或是怕影响职位升迁,不敢向企业提出休假请求。当休假权与工作权发生矛盾时,劳动者通常表现出一种明显的弱者心态。

举措:完善监督建立三方协调机制

我国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在立法上虽然是平等的,但在现实中,劳动者的权利得不到保障的现象却很普遍,劳动者不能带薪休年休假的现象时有发生。广西华尚律师事务所律师阮庄夏认为:“休息权是我国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劳动者应当平等享有。”因此,保障劳动者平等地享有休息权,是解决好劳动者有假“不敢休”的关键。

李娟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她还提出,落实带薪年休假制度,需要建立一套完善的监督约束机制予以推进,充分发挥行政监督和社会监督作用。一方面,各地应将推进落实包括休息休假在内的劳动保障基本权益,列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并进行目标责任制考核,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另一方面,迫切需要充实劳动保障监察部门的执法力量,改善执法条件,从根本上解决导致执法被动的现实困难。

“劳动关系的第三方协调作用也必须充分发挥。”阮庄夏表示,产业聚集区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集聚的区域,是劳动争议易发高发地区。在这些区域中,工会组织更应充分发挥好作用,维护好职工休假的权利,将落实带薪年休假情况作为职工代表大会的重要审查内容之一。

此外,在现实中,确有部分职工因工作需要不能休年休假。阮庄夏表示,为了保障这部分职工的权益,《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规定,用人单位确因工作需要不能安排职工休年休假的,经职工本人同意,可以不安排职工休年休假。对职工应休未休的年休假天数,用人单位应当按照该职工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

“在实务中,经常会出现职工与用人单位因年休假发生劳动争议的现象。”阮庄夏说,“特别是在用人单位与职工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时,当年度未安排职工休满应休年休假天数的,应当按照职工当年已工作时间折算应休未休年休假天数并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如果单位既不安排职工享受年休假,又不按照规定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的,劳动者可依法通过劳动争议仲裁或诉讼维护权利。”(赵泽众)

 

( 责编:lj )
  • 劳动关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