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远行地阔天宽 回乡之路缩短——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2018年节后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情况调查

2018.04.19

凤凰山麓,州河奔涌。通川,这片被誉为“巴渠明珠”“秦川锁钥”的土地,自古以来便是川东北的交通枢纽和商埠重镇,也是历史久远的劳动力输出大区,具有流动人口多、本地外出务工人员多的“两多”特点。

2月28日至3月1日,记者走访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多个乡镇,对节后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情况进行了调查。

出发:外出务工者节后有序返程工作机会与收入在“双升”

位于通川区的达州火车站一向是反映川东北地区外出务工情况的“晴雨表”。从2018年正月初五起,这座“劳务工大站”再次迎来客流高峰。据车站工作人员介绍,在2018年春运期间,达州站平均每天发送旅客5.8万人。为缓解客流压力,2月21日,该站向北上广深等重点方向增发了30对临时旅客列车。

3月1日下午,在离火车站不远的西外镇凤凰村,杨从金趁出发前的最后时光,在院坝前与乡亲们摆起“龙门阵”。“我在山东淄博做钢筋工,以前行情好时,每年能挣7、8万元,2017年只到手5万元,体力也远不及年轻时了。”即便如此,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年届不惑的他仍没停下远行的脚步。

坐在杨从金身边的李从陶25岁,对他而言,远行意味着更多可能。“大家都说‘险在昌都’,但我现在还是想去冒‘险’。西藏餐饮行业收入高,以后升为主厨,薪资会涨到8000元。”李从陶说,等青藏高原天气转暖后他将重返岗位,不过村里的同龄人大部分不愿跑得太远,更倾向于在家门口找份工作。

“现在像你这样肯吃苦的后生可不多哩!我儿子宁可在本地企业当司机也不想接我的班。”元宵节后打算去成都的任健对李丛陶表示了赞许。2年前,任健通过西外镇政府劳务对接找到了建筑外墙装饰工程的活,自包自干,每年进账十几万。但他坦言,高空作业风吹日晒、风险系数高,年轻人干不长,工地上还是“4050”的务工者居多。

“多数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都与企业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劳务关系,节后基本可以正常返岗,未出现滞留情况。”西外镇副镇长张爽介绍,“他们主要依靠乡邻推荐或朋友介绍获得招聘信息,在务工地点选择上相对具有区域性和聚居性。”

在过去20年中,通川区务工人员先是流向珠三角地区,再转移到江浙沪一带。随着交通条件改善和区域平衡发展,如今他们的足迹已遍布全国各地,就业领域也日趋多元化。得益于达州市积极培育“巴山建工、巴山厨师、巴山妹子”等劳务品牌和与重庆、新疆等地达成劳务协议,当地农村劳动力工作机会越来越多,收入水平也在不断提高,特别是对李丛陶这样的新生代务工人员来说,外出打工早已不是“苦情戏”,而是用勤劳与智慧创造美好生活的“奋斗剧”。

“四川人出家门,出门就靠个精气神。四川人走天涯,天南海北都有他。”杨从金觉得,这首歌正是川籍外出务工人员敢闯敢干的精神写照。说到这里,他充满留恋地望了望家门前绿意渐浓的凤凰山。

回乡:“城归族”创业渐成气候集聚优势产业“引凤还巢”

“碑庙镇中坪村地处国家秦巴山集中连片扶贫开发重点区域,真可谓‘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全村共计215户689人,耕地面积仅有890亩。由于位置偏僻、交通不便,产业发展相对滞后,外出务工者占劳动力总量的80%以上。”该村党支部书记郑小成告诉记者,从2000年起,外出务工的收入成为当地村民养家糊口的主要经济来源。青壮年背井离乡,留下老人在家务农、照顾小孩。

贫困村“空心化”曾是困扰中坪村村两委的一大难题,但就在这两年,改变已悄然发生:路宽了、灯亮了、水清了,年轻人多了起来,逢年过节村里也更热闹了。

村民冷红萍告诉记者,虽然自己在广东当“小老板”收入颇丰,但看到自家田地撂荒已久、蛇虫出没,心里总有挥之不去的失落感。2015年,她毅然关闭经营10年的饭店,在考察调研后返乡承包1500亩荒山,建成了全镇首家梅花鹿养殖基地。2018年,鹿群规模已扩大至160头,每头梅花鹿年产值数万元。此外,她还帮扶26户贫困户,解决20人就业。

“脱贫攻坚工作向纵深推进,村两委转变思路、积极作为,充分宣传和利用‘归雁经济’的优惠政策,鼓励有知识、有思想的村民返乡创业。”郑小成说,“他们的根在这里,人留得住,心也留得住。”

梓桐镇渔河村蔬菜、水果、食用菌产销两旺;青宁乡空中草原逐步开发、金石镇云顶野生动物园火热施工;龙滩乡玉坪寨村的车厘子产业基地、安云乡二龙村的青花椒种植基地、金石镇高兴村的肉牛养殖基地步入正轨……在碑庙镇乃至通川区,像冷红萍这样的“城归族”不在少数,他们将沉睡的土地变成了“聚宝盆”,也为古老的村庄带来了丰沛的活力。

故土的魅力日益增强,节后通川区人力资源市场上也是“暖意融融”。

在通川区2018年“春风行动”大型招聘会上,80多家企业提供1000余个工作岗位。“有这么多优质岗位可选,说明咱们通川区的发展蒸蒸日上!”一早就来到现场的求职者丁勇很是振奋。

据悉,2017年,通川区实现城镇新增就业4998人,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1%以内,返乡创业人员达371人。

“党的十八大以来,达州市成为四川省重点建设的百万人口区域中心城市。位于市中心的通川区相比其他区县更具吸引人才的区位优势。”通川区就业局局长马千军说,“除引进多家国内外世界500强企业落户,通川区还深挖本地潜能,形成了以冶金、建材、电力、煤炭、食品、医药为主的六大产业体系,从而为进一步吸纳农村劳动力就业夯实了经济基础。”

破题:“深掘”贫困劳动力潜能转移就业充实用工市场

“记得十几年前,我就像陀螺似的被生存的鞭子抽着转,想不到现在也能‘用脚投票’了。”在河北省任丘市负责天然气管道施工的通川籍务工者何成告诉记者,如今务工地企业通过待遇留人、感情留人,不仅他的工资稳中有增,所在公司还包吃包住、五险齐备,每年报销两次探亲的来回卧铺车票。

不过相较东部沿海地区,通川区的大部分用工企业在薪酬待遇、用工环境、上升空间等方面仍存在一定差距。通川区就业局在节后对辖区内用工企业的走访调查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20家样本企业的83名员工中仍在岗57人,流失率为31%。以昱帆装饰设计公司为例,企业现有员工26人,缺口69人,熟练工、技术工流失影响了企业正常经营。

“涌入市场的‘90后’‘95后’农村劳动力成长在相对富裕的环境中,普遍接受过良好教育,就业不稳定性强,对待遇和工作体验更敏感。”四川融华环境检测有限公司招聘负责人赵鹏表示,“他们越来越希望撕掉‘廉价’‘不体面’的职业标签,与城里人同场竞争。”

一方面,通川区新生代务工者数量呈逐年减少态势;另一方面,本地企业新增岗位对从业人员知识水平和综合素质要求提高。2016年,通川区农村劳动力中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人数占总人数的81.4%,无法满足企业要求。

“2018年全区有65%的企业将出现招工难、用工难、留工难。”马千军说,“下一步,我们把就业工作重点放在提升制度吸引力和服务精细化程度上,努力引导企业积极满足务工者的期待。”

充分开发人力资源潜能,是区域产业持续发展的动力所在。打通“最后一公里”,引导农村贫困劳动力与用工企业精准对接,是摆在人社部门面前的一件大事。

为此,通川区人社局制定了“五个一批”就业扶贫措施:开发公益性岗位安置一批、企业吸纳一批、创业引领带动一批、劳务输出转移一批、技能培训就业一批,确保企业招工稳定,帮助区内贫困农村劳动力“摘帽”。

据统计,2017年,通川区累计免费培训贫困农村劳动力1216人次,在乡镇和贫困村举办就业扶贫专场招聘会17场,提供岗位1.1万个,签订意向用工协议4736份。通川区打造了10个就业扶贫示范村,在45个贫困村建立村级就业工作服务站,在贫困劳动力相对较多的19个乡镇设立劳务输出合作站,把分散的贫困劳动力聚起来、送出去,促进贫困家庭稳定增收。

在全面、精准的就业服务的助推下,通川区第二、三产业劳动力供给有效扩大,劳动力参与率稳步提高,与广东、福建、江苏、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的劳务合作也在不断巩固深化。

从大山深处走出的务工者找到了人生前行的方向,劳动力市场供需矛盾的破解之道也愈发明晰。(李浏清)

 

( 责编:lhj )
  • 劳动力转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