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资讯|技工院校|在职培训|就业前培训|创业培训|高技能人才培训|校企合作

标准与教材|鉴定指导| 鉴定质量|国家题库|技能竞赛|表彰|证书查询

你现在的位置: 培训鉴定频道>资讯

心中有方向 脚下有力量——中国商飞高技能人才给大飞机插上梦想的翅膀 

稿件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发布日期:2017-05-19 字体大小:【】【】【

心中有方向 脚下有力量——中国商飞高技能人才给大飞机插上梦想的翅膀

    窗外霓虹流动,窗内灯光昏黄。趴在桌上,中国商飞的孟见新眯缝着眼专注地调试一台老式相机。这台相机不仅记录下了各型号飞机研制的历程,而且也见证了孟见新37年拼搏民机事业的奋斗历史。

    当年,在运十、麦道项目中,孟见新苦练技艺,因难关闯得过、重活拿得下、质量保得住,至今被老上飞人称赞。在企业困难时期,孟见新为了不让自己手生,甚至远渡重洋,也要继续修飞机,而今,孟见新终于盼来了自己的项目——ARJ21和C919。

    在两大型号中,孟见新负责飞机部装技术工作,面对企业技能人才严重断层的现实,孟见新联合车间经验丰富的技师们,手把手带起徒弟,从锉刀、榔头、制孔、铆接、钣金件、管路安装等一一讲起。

    一锤一锤示范,一孔一孔指导,通过几年培养,一支初具规模的“生力军”终于成形,其中不乏像孟祺菁、傅伟这样的技术骨干。除了带人才,人到中年的孟见新依然很拼,尤其在冲刺C919首飞期间。

    有一次,孟见新和同事们像往常一样,在C919大型客机首架机上赶工加班,突然接到质量部门的反馈,飞机左翼第九个口盖内的密封胶有问题,装配大纲不能关闭。机翼油箱口盖高度较低,空间狭小,孟见新就吃力地把头探进口盖,一手拿灯,一手拿工具,干了十几分钟,把有问题的封胶处理得干干净净。

    加班到深夜,每当夜深人静,每当人困马乏,孟见新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首歌:“我们工人有力量”,每当哼唱起这首歌,孟见新都会和工友们一样,再次“满血复活”。

心中有方向 脚下有力量——中国商飞高技能人才给大飞机插上梦想的翅膀

    大飞机的“老中医”张建平:结构装配“手到病除”

    在中国商飞,张建平被称作是结构装配的“老中医”。所有疑难杂症,只要张建平的眼睛一看,不仅能立刻找到病根,而且还能手到病除。

    这些年来,张建平解决了不少问题。在同事眼中,张建平是“工作狂”,无论任务多繁重、多急迫,他总是乐呵呵的。每天,他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

    在C919大型客机平尾试验件装配过程中,工友们遇到了一道难题:由于钛合金硬度高,碳硒材料综合性能好,只有两者结合,才能减轻飞机重量。可是,整块材料钛合金在外,碳硒材料夹在中间,钻孔时稍有不慎,就很容易产生分层,导致整块材料报废。

    老同志遇到新问题,张建平一时也犯了难。

    借助网络资源,张建平认真学习了钛合金材料、碳硒材料的特性,放弃中午休息时间,跑到图书馆借阅相关书籍,经过一番“恶补”,张建平对每种材料的优劣、利弊、加工时的注意事项已然了如指掌。

    可是,钻孔毕竟是技术活,书本知识和实际操作还是不一样,张建平请来车间其他班组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一起商量对策,对比分析每种材料的性能,并写下钻孔注意事项。在全面掌握新型钛合金和碳硒夹层板材料性能,解决钻孔易分层的问题后,张建平总结出“一平二稳三匀速”的工作技巧。

    这个问题解决了,那个问题又来了。在收放缝翼的连杆机构下方,需要打几个铆钉,可是,上面只有十几毫米的狭小空间,要把直径超过6毫米的钢铆钉打进去,技术难度可想而知。

    “这活儿没法干”。当很多同事都在摇头的时候,部门领导又一次想到了“老中医”张建平。

    没有任何迟疑,张建平挑上个自行打磨过的顶铁,就登上工装型架。组员们打铆钉,他在上面用力顶住,这是一个需要力气的技术活。被打磨成约8毫米厚的顶铁,在铆接过程的冲击下,很多人常常“顶得骨头痛”。但张建平还是硬生生地坚持到最后,完美地完成了铆接。

心中有方向 脚下有力量——中国商飞高技能人才给大飞机插上梦想的翅膀

    火眼金睛陈夏萍:“我给C919做体检”

    “我用眼睛就能看出哪些钉好哪些钉差……”在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厂工匠评选的讲台上,陈夏萍说,练就这样一双“X光”双眼,绝非一日之功。

    1987年进入上海飞机制造厂,陈夏萍在飞机部装车间一干就是24年,直到2011年,转岗到质量管理部。

    从“被检验”到“检验别人”,起初陈夏萍对“质检的终极意义”并没有非常直观的概念,直到在一次适航安全警示教育宣传活动中,陈夏萍观看了飞机空难调查影片。

    惨不忍睹的事故现场,撕心裂肺的遇难者家人……眼前真实的画面,对陈夏萍的触动十分巨大。陈夏萍想,同样是生命,有时却显得如此脆弱。同时,反观工作,陈夏萍深刻地认识到,图纸上每一个数据,每一颗铆钉都与乘客的生命息息相关。

    飞机上铆钉的总数量多达上万个、不同的区域有不同型号的铆钉,不同型号的铆钉使用不同的装配工具。每一种铆钉装配的公差范围是多少?什么范围是合格的,什么范围是超差的?

    检验,陈夏萍就从每一颗铆钉开始!

    虽然装配经验丰富,但陈夏萍只是熟知自己接手过的装配区域的质量要求,为干好这份工作,陈夏萍决定看懂文件、熟悉文件、背下文件。

    “我干检验工作时,已经人到中年,但我还是要求自己背技术文件,一方面在机上开展工作时,不用屡次翻文件浪费时间,另一方面我要把更多的时间放在现场。”

    只要能看到的地方,无论多小,陈夏萍都要亲自过目。油箱结构改装完成后,根据以往经验,油箱漏油是可能存在的最大隐患。陈夏萍爬进面积约为两平方米却被隔成三段的油箱里,蹲在每一个平均不到0.7平方米的小格子里,检查每一个螺钉。

    一个螺钉、一个螺钉地查,一排螺钉、一排螺钉地看,正面看、侧面看、反面看,看缝隙、看超差……一般的检验员需用卡尺一个个测量,才能确定,陈夏萍用肉眼就能看出哪些钉超差。

    就这样,陈夏萍练就了一双有穿透力的“X光眼”。

    自己成长的同时,陈夏萍还将多年的工作经验传授给徒弟。陈夏萍说,作为一名优秀的检验员,工作中需要做到“四个靠前”。第一是工作岗位靠前。检验员要主动将工作电脑搬至生产现场,方便进行产品质量检验并做好记录。第二是跟踪靠前。检验员要实时跟踪生产进度,做到制造与检验工作的“无缝衔接”。第三是沟通靠前。检验员与生产班组及时沟通生产进度,做好后续人员和设备的安排。第四是质量靠前。生产再繁忙,从严把关、绝不疏忽任何质量检验。

    “神枪手”潘伟林:“我给C919做新衣”

    在喷漆岗位上历练33年,岁月在潘伟林的脸庞上刻下了沧桑的痕迹,也为他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同事们私下里给潘伟林送上“神枪手”这一绰号,这个称呼不仅源于他喷漆时工作效率高,出手“快、狠、准”,还在于他经常展现出“神通广大”的一面。

    由于ARJ21-700飞机107架机一系列设计优化工作并行开展,许多喷漆工作都是根据现场生产任务安排日程。

    “现场等不起,要根据实际情况、装配大纲要求,第一时间定下喷涂方案。”下班了,潘伟林还守在现场钻研“难题”:喷漆后机身球面框后部喷漆区域地方狭小,不要说喷涂,已安装的系统件就几乎把空隙填满了,怎么喷?

    潘伟林自制了一系列辅助工具,利用头灯照明,反光镜勘察“盲区”,顺利完成了喷涂工作。“只要潘师傅出马,再大的拦路虎都要让路。”在徒弟的话语中,透露出深深的钦佩之情。

    谈及为C919首架机“做新衣”的场景,潘伟林至今记忆犹新。潘伟林介绍说,C919大型客机机型较大,喷涂区域较为复杂,机身在操作上和工艺要求上首次使用BCCC涂层体系,要在15天内完成整机喷涂,当时觉得,那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作为一名老党员和车间骨干,潘伟林二话没说,在接到任务后,立刻就带领喷漆组成员赶赴浦东基地,投入到C919大型客机首架机喷漆攻关任务中。

    “不打无准备之仗”,是潘伟林多年来的行事风格,“时间那么紧,必须一次成功。”早在正式喷漆前,潘伟林就认真做足了“功课”。那天,潘伟林带领组员,通过一系列试验,对涂料性能进行充分研究,并对每道工序的间隔时间精确记录。

    为了保证现场喷涂进度,潘伟林利用等待上一道漆干透的时间,抓紧时间为飞机仔细“体检”,一旦发现有污渍、不平整的地方,他就赶紧拿起工具“美容”,舍不得歇息一会,什么细小的瑕疵,都逃不过他那双“火眼金睛”。

    “志于道,据于徳,依于仁,游于艺”,是潘伟林所信奉的处事做人标准。

    “不仅要充满热情地干事创业,而且还应该有责任心,要坚持不断创新,追求更高标准,在每段‘跑道’上我都要给自己定下目标,带着大家一起向前冲”。

    潘伟林说,早些年希望自己成为“喷漆神枪手”,而今,更希望把自己所在的车间技术工作室努力打造成创新成果的展示窗口、绝技绝活的传承纽带和技能人才的成长平台。

    在中国商飞,孟见新、张建平、潘伟林、陈夏萍只是众多技能人才中的几个的典型代表,事实上,在C919的背后,还有很多像他们一样的幕后高手,无名英雄。

    “当C919飞上蓝天,我们为C919欢呼,我们更要向C919背后的技能人才致敬”。《解放日报》的一名记者说,是他们为中国大飞机插上了梦想的翅膀。(孙兴伟)

推荐】【打印】【关闭
资讯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