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保险 失业保险 医疗保险 工伤保险 生育保险 农村社会保险
您现在的位置: 社会保障频道>最新资讯

“全面两孩”时代到来:保障女性权益降低生育风险 

稿件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发布日期:2018-04-25 字体大小:【】【】【

    

    生育保险制度自建立以来总体保持平稳运行,近五年来,生育保险以每年700万人左右的参保速度扩面,覆盖面稳步扩大,受益人群逐年增多,对维护职工生育保障权益、促进妇女公平就业、减轻用人单位负担发挥了重要作用。不过,随着两孩政策全面放开,二孩或准二孩家庭对生育保险制度有了新的诉求与期待。

    现状生育需求集中释放,生育保险覆盖范围仍显不足

    “二宝驾到!”去年5月8日,家住山东省淄博市的徐强再次成为妈妈,在微信朋友圈公布了家里增添新成员的喜讯,亲戚好友纷纷点赞。

    自2016年1月1日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以来,群众的生育需求得到集中释放。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2017年我国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同比减少6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2.43‰,同比下降0.52‰。不过从孩次结构看,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1.2%,比2016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

    二孩呱呱坠地,给不少家庭带来了“甜蜜的负担”。“我家是单职工家庭,全部收入就是我丈夫4000多元工资,所以现在旅游之类消费都缩减了。”徐强说,如何开源节流对他们夫妻俩来说是个考验。

    实施全面两孩政策是适应人口和经济社会发展新形势的重大战略举措,在鼓励群众按政策生育的同时,加强生育保险的待遇落实显得尤为迫切。

    2016年初,河海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韩振燕对全国10个省份330位育龄妇女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受访女性对工作单位生育保险建立情况满意程度仅为54.49%。相比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职业女性,就职于民企、外企的女性对于生育保险的满意度要低10个百分点。

    “当前妇女生育和抚养孩子的成本都在提高,生育意愿和行为受经济社会因素影响越来越明显,妇女福利政策的供给和落实极大影响着育龄女性的抚养压力。”韩振燕说。

    中共山东省委党校社会管理创新软科学研究基地讲师陈秀红也表示:“从生育保险制度受益人群来看,它实际上是一种职工福利,待遇享受与就业、缴费相联系。许多企业考虑到用工成本,没有依法为职工缴纳生育保险费,这导致生育保险覆盖范围和受益人群不足的问题。”

    对比福利水平影响生育意愿,有保障更加有底气

    全面两孩政策进入第三年,我国人口结构逐步得到改善。生育保险对于群众生育二孩的意愿影响几何?带着这一问题,记者采访了数位已生育二孩的女性。

    “2011年生老大和2016年生老二时分别花了4700元和6800元,顺产医疗费都是报销1500元。2016年上半年社会保险缴费基数是2910元,按98天产假计算,生老二时生育津贴有9506元。”山东淄博某国有企业职工童伟红告诉记者,自己的生育医疗费和津贴从申报到领取都很规范,“因为有这笔钱,产假前后我的心态更平和,给孩子多买点穿的、玩的也不会太犹豫。”

    然而,在2016年生育二孩的崔小真则没有享受到这一福利。目前她在广东定居,面对用人单位对未育女性的性别偏见,希望“三年拼二孩”后再重入职场。由于没有生育保险,因此她是回山东老家才申请到500元农村妇女生育补贴。“有无生育保险并不影响我和丈夫生‘二孩’的决定。”崔小真说,但她还是希望生育保险能尽快惠及无业人员和灵活就业人员。

    记者在调查中还了解到,目前部分地区规定无业女性生育医疗费用由城乡居民医疗保险支付一定限额,但其支付限额低于生育保险待遇水平。未参保女性可能担心生育成本过高,倾向于不再生育或在孕期减少体检、营养补充等支出。高龄产妇还会担心生育二孩所带来羊水栓塞、妊娠高血压等高危并发症风险——生育医疗费用的定额支付可能无法解决这部分费用问题。

    “现在大部分职工家庭都生得出、生得起,但养得不费力、质量高才是我们的期盼。”童伟红说,“足额发放生育津贴会减少休产假女职工的经济焦虑,让新妈妈们更有安全感、幸福感。”

    “全面两孩”政策产生的生育高峰会使享受生育保险待遇的人数增多,生育保险基金支出增长加快。生育保险基金是否会出现入不敷出的风险?这是群众们颇为关心的话题。

    《意见》回应关切,指出要完善生育保险监测指标,充分利用医疗保险信息网络系统,加强生育保险基金运行分析,全面建立生育保险基金风险预警机制,统筹地区也应按照“以支定收、收支平衡”的原则,科学测算全面两孩政策下的基金支出规模,将累计结存控制在合理水平,实现制度可持续发展。

    相关专家也表示,尽管出现阶段性收不抵支,但生育保险基金总体安全,全国生育保险基金累计结余562亿,可支付13个月。同时生育保险与计划生育政策相关联,预见性强,所以全面两孩政策不仅不会对基金造成过大冲击,反而有助于基金被充分利用起来。

    期待盼待遇享受无部门分割,为二孩家庭减轻负担

    “生二孩后,我休了5个月产假,但只领取了3个月生育津贴,比一孩少了2个月的生育津贴,其他单位同事也存在这样的情况。”在采访中,童伟红的同事田智慧向记者道出了这样的困惑,“我曾向人社部门咨询过,给出的答复是两孩生育津贴执行2007年《山东省企业职工生育保险》,以标准产假天数98天发放,但2016年新的《山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明确规定生育二孩的产假由法定98天调整为158天。生育津贴跟产假是直接挂钩的,由于我的第二个孩子仍然按98天标准产假天数计算生育津贴,导致我只领取了3个月生育津贴。”

    田智慧所反映的问题在今年初已经引起了山东省政协委员、济南市妇联副主席刘雅涵的关注。她认为,问题根源在于生育保险待遇由人社部门负责,产假由原卫计部门负责,两部门分别执行不同文件导致政策无法接轨。

    对此,《意见》明确,要综合考虑生育保险基金运行和用人单位缴费等情况,规范生育津贴支付期限和计发标准等政策,确保基金可持续运行和待遇享受相对公平。确保《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法定产假期限内的生育津贴支付,探索多渠道解决生育奖励假待遇问题。

    除了加快相关部门之间的政策接轨,童伟红、田智慧等参保职工还希望进一步加大政策托底力度,提高生育津贴待遇水平,让二孩家庭在精神和物质上双双“减负”。

    “在生育阶段没有收入、产假不符合法定标准,迫使女性未完全恢复就进入工作状态,有可能损害女性身体健康,进而增加女性的健康风险预期,让育龄女性产生相对损失感。”韩振燕说。

    对于进一步做好生育保险工作,她建议:第一,应在制度层面扩大生育保险覆盖范围,并对企业不参加生育保险、产假不符合法定长度和女工特殊劳动保护不规范的情形加大执法力度,规范企业行为;第二,继续推进生育保险和医疗保险合并,让社会所有女性都能享受到生育福利,消除尚在保障范围外未就业女性的后顾之忧;第三,对企业职工建立有效的监督反馈渠道,让女性的“生育权”“休息权”得到应有保护,降低女性生育的健康风险。(本报记者李浏清 刘柏青绘)

推荐】【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