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就业舆情频道>舆情精选

好政策助力,农民工迎来返乡创业潮 

稿件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发布日期:2017-07-04 字体大小:【】【】【

在创业浪潮中,有这么一个群体——返乡农民工。

他们曾经离开生养他们的故土来到陌生的城市,为生存栉风沐雨,为发展辛勤劳作。故乡,永远是他们牵挂的地方。

近年来,他们中越来越多的人,背起行囊,带着自己在城市的收获,返乡创业。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意见》,提出了三年行动计划,推动农民工返乡创业。农民工的返乡创业热情被迅速激发。

根据人社部对全国2000个行政村劳动力的监测,2017年一季度末,返乡农民工中有近10%选择了创业。这是一个庞大的创业群体,而且人数不断增加。

各地人社部门把支持农民工返乡创业作为战略任务全力推进,收效显著。对此,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日前召开的推动返乡创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说,农民工返乡创业正释放出巨大的潜力和活力:为农村劳动力就业增收拓展了新空间,为县域经济发展注入了新活力,为推进新农村建设和新型城镇化提供了新动力。

归雁还乡,带动乡梓致富

农民工返乡创业,实现了由“外出一人致富一家”向“创业一人致富一方”的转变,农村劳动力就业增收有了新空间。

“我19岁离家出去谋生,一晃20多年过去了,最后决定回来发展。”家住四川省金堂县的孙泽富,如今已是“四川省创业之星”“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他创办的企业共带动家乡170余人就业,员工月工资普遍达5000多元。孙泽富常说,不但自己要富,还要带着乡亲们致富。

如今,像孙泽富这样返乡创业、带领乡邻致富的农民工不胜枚举。他们在城市开阔了眼界,积累了一定的技术、经验和资金后回乡创业,既能充分利用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施展才干、实现自身价值,也释放出带动就业的倍增效应。

在中部大省湖北,2017年第一季度共有2.93万名农民工返乡创业,提供11.5万个岗位。2015年、2016年、2017年一季度,该省返乡创业农民工人均带动就业人数分别为3.1人、3.3人、3.8人,带动就业能力逐步提升。

在西北省份甘肃,2016年共有6.7万名农民工返乡创业,创办经营实体3万多个,创造岗位17.7万个。

在西南省份四川,809名农民工返乡创办了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带动近8万人就业,平均一人创业带动近100人就业。

在历史上曾孕育徽商创业文化的安徽,截至2017年一季度,农民工返乡创业累计带动就业187.4万人,年均增长18.5%。

返乡创业农民工出去时是离开土地的农民,回乡后是熟悉家乡的创业者,为地区经济发展注入了活力。

“预计2017年产值能翻一翻。”广西象州县爱当年食品有限公司创办者吴钊雄说。在外打工多年的他,敏锐地发现家乡祖祖辈辈种的红薯大有文章可做。2016年,吴钊雄创办公司,利用电商网络平台将红薯干销往全国各地。2016年,销售量达35吨,实现产值120万元。原本滞销的红薯,变成了当地一宝。

在湖北,电子商务异军突起,“互联网+”成为返乡创业的一个符号。秭归县2016年新发展的2779户市场主体中,70%以上属于电子商务范畴。荆门市部分返乡创业者依托阿里巴巴、京东、移联互信等电商巨头,建成阿里巴巴村淘、生态农产品电销孵化基地、华远城村通、移联网信电子商务等电商企业及个体。

雁归巢、人回乡,返乡创业农民工带回了资金,带回了技术,更带回了现代经营理念和产业模式。大量新生市场主体应运而生,有的甚至成为当地支柱产业,对县域经济发展、区域和产业结构优化提供了有力支撑。

及时春雨,好政策助创业提速

2015年,在外打拼近40年的闫素云回到家乡河南省汝州市,创办了百瑞纺织品有限公司。自己返乡的同时,闫素云还联系了百余家汝州籍机绣企业返乡创业。“政府部门帮助我们注册新公司、安置厂房、招收员工,很多繁杂的手续很快就办下来了,让公司能够立刻运转起来。”闫素云说。

简化企业注册、土地出让、用水用电、税费征收等手续,不但降低了返乡创业农民工的创业成本,更提振了他们的发展信心,成为支持返乡创业直接、实在的举措。

“拉来的旧机器每台补贴3万元,买新机器补贴30%,入驻创业园区5年内免房租,还有电费等补贴。”说起自己享受的创业优惠政策,闫素云如数家珍。

在汝州,包括人社部门在内的多个部门共同研究制定了“返乡创业80条”扶持政策,形成了降低生产成本、降低就业成本、降低创业成本、降低生活成本,增强返乡创业信心的“四降一增”政策体系。

“现在看来,当初回来创业的选择恰逢其时。”闫素云的亲身经历,正是广大农民工返乡创业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随着各地一项项具有本土特色、可操作性强的政策措施落地,返乡农民工享受着越来越多的创业扶持。

在山东,各地创新创业培训扶持政策,通过新建、改建、租赁场所、与驻地高校合作、依托创业孵化基地(园区)、社会共建等多种形式创建创业大学,开展创业培训、实训,让每一位有创业意愿和培训需求的返乡农民工都能走进“大学”深造。

在安徽,合肥、蚌埠等六地开展青年创业信用贷款试点,推出免担保、免抵押的“创意贷”、资产抵押放大两倍的“助跑贷”、股权投资的“青年之星”3种创业信用融资产品。同时,安徽省人社厅与蚂蚁金服、京东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开启“互联网+信贷”新路径,解决青年农民工等群体的融资难题。

在河北,各地利用原有的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劳动就业社会保障服务平台,建立了农民工综合服务中心,开展转移就业服务、职业培训服务、社会保险服务、权益维护服务等,返乡创业农民工可以就近享受到便捷高效的一站式基本公共服务。

重心下沉,“县”在行动中

“我选择在家乡创业,不仅有故土情怀,想为家乡做点贡献,更看中了创业环境,能实现我的愿望。”成都市合一优品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创办人周光友告诉记者,“家乡政府部门真心欢迎我们,很多问题我自己都还没有想到,他们已经把解决方案给了我。”

县级政府部门的主体作用,重在返乡创业的统筹规划和特色引领。

周光友家乡金堂县成立了包括人社部门在内的发展回引经济工作协调领导小组,统筹规划,每年到广东、福建、江浙等地实地考察,了解金堂籍在外务工和创业人员返乡意愿和需求,并开通农民工创业绿色通道,定期组织座谈会,鼓励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

汝州市通过统筹谋划,把农民工返乡创业工作精准定位为推进产业转型的主攻点、推进脱贫攻坚的稳定器和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动力源,使之成为解决当地经济发展问题的一把“金钥匙”。

为了避免小散乱,充分利用县域经济优势,开发乡村、乡土、乡韵的潜在价值,很多县的人社部门做足了功课。

汝州市统一规划依托5万余名在浙江柯桥从事机绣纺织的汝州籍人员,开展亲情招商,累计引回160余家机绣企业、1300余条生产线,形成特色产业。

湖北省枝江市依托良好的交通区位、产业基础、特色资源优势,打造了返乡电商创业的“枝江模式”,共吸引返乡电商创业人员4000余人,开设网店2500余家,网络零售额达到8.5亿元,电商交易额突破80亿元,成为该地区经济转型升级的新动能。

犹如春笋满林生,全国各地出现了一批可推广、可复制的县级人社部门扶持返乡农民工创业的成功经验。2017年,国务院双创示范基地建设也首次将优秀区县纳入其中。

县一级人社部门及相关部门,正在农民工返乡创业工作中发挥着龙头作用。

推荐】【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