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规| 工作动态| 劳动用工备案| 工资集体协商| 工资指导价位| 工资指导线| 最低工资标准| 工资支付保障

劳动定额定员| 工时休假| 女工保护| 未成年工保护| 三方机制| 劳动争议| 地方经验| 国际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 劳动关系频道>工作动态

有规矩 成方圆——劳动者和劳务派遣机构负责人眼中劳动关系的五年变迁 

稿件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发布日期:2017-09-12 字体大小:【】【】【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体制机制不断健全,企业劳动用工更加规范,职工合法权益得到更好保障,总体保持了劳动关系和谐稳定。在一线劳动者和劳务派遣机构负责人眼中,5年来我国劳动关系又经历了怎样的变迁?对此,本报记者近日进行了相关采访。

    一线员工:“期待兄弟们都能签合同、享社保待遇”

    “说起这几年我们公司在签订劳动合同方面的变化,我作为公司的‘老人’,还是有点发言权的。”9月3号中午,在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大街一家面馆里,来自山东省金乡县的送餐员魏国良一边吃着面条,一边跟记者聊着天。

    39岁的魏国良进入餐饮业已接近8年时间。他刚从老家来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送餐。不过那时候送餐都是餐馆经营者临时派活,他的主要工作是给厨师打下手。

    “那时候自己根本没有签劳动合同的概念,企业更不提这茬。当时餐厅也就十五六个人,基本上都是干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儿,签劳动合同对于我们来说,可望不可即。”

    魏国良说他运气不错,8年间换过四五份工作,虽然大部分没有签劳动合同,但没有碰到拖欠工资或者不给工资的状况。对此他给出了自己的分析:

    “现在能在大城市开餐馆打拼的经营者,都是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的。拖欠服务员工资或者不给工资,一旦消息传开,他再招人就更难了。况且现在愿意从事餐饮服务行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即使签劳动合同、缴社保费并且许诺高工资,很多年轻人也不一定愿意干。”

    魏国良签订的第一份劳动合同,就是跟他现在所供职的单位——北京一家知名外卖平台签订的。

    “刚开始是和劳务派遣公司签劳务协议,没有社保,也没有保底工资,就是按单提成,一个月5000多元,日子过得也蛮滋润。”

    魏国良踏实肯干,再加上“忠诚度”比较高,2014年初,他被公司任命为该外卖平台鲁谷片区的“区长”。因为是工作时间较长的“稳定员工”,公司单独跟他签了劳动合同,给他缴纳“三险一金”。魏国良觉得,虽然账面上的工资收入比其他员工少了一些,但是工作得更加安心了。

    “总体来说,我觉得现在企业用工越来越规范,无论是老家还是北京,‘人人都签合同’是个大趋势,这应该是常态化的用工方式。期待兄弟们都能签合同、享社保待遇,尤其是干我们送餐员这一行的。”

    劳务公司负责人:劳务派遣行业健康快速发展

    孙少华,山东省泰安市岱东劳务合作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作为较早进入劳务派遣领域的创业者,他对这几年来我国劳动关系的发展变迁感受很深。

    “2008年,我国实施新的《劳动合同法》,劳务派遣型的企业越来越多。随着劳务派遣行业的迅速发展,各种不规范的现象也不时出现。”孙少华说。

    在这个过程中,国家不停地规范劳务派遣行为,出台各种规章制度,使得劳务派遣制度越来越健全、完善。这也是很多劳务派遣行业从业者的共识。

    “2012年以后,劳务派遣的政策不断推陈出新,相关规定也更加详细。原来一些不明确的责任,有了明确的说法。比如劳务派遣人员发生工伤事故以后,用工单位、用人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原来的规定比较模糊,责任界定和承担也比较难。95%左右劳务派遣公司是民营公司,其中一部分公司抗风险能力较差,通过规定用工单位和用人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可保障劳务派遣工的权益。”

    孙少华认为,这些年劳务派遣行业的快速发展,也得益于人们观念的改变。

    “以前,劳务派遣在员工心目中是很难被接受的。囿于传统观念,很多劳务派遣人员认为自己是‘临时工’,不是正式工,低人一等。后来国家出台相关政策,对同工同酬、用工比例设定、哪些岗位适合劳务派遣等方面进行了明确,劳务派遣的概念在劳动者心目中逐渐明晰起来。”孙少华认为,几年来,劳务派遣逐渐成长为一个健康发展的行业。

    同时,孙少华也认为,在网络时代,由于信息查询较为方便,企业每个月给劳务派遣公司的钱,哪些是缴社保费的,哪些是发工资的,哪些是缴公积金的,都一目了然。这些措施都能最大化地保障职工利益,降低用人单位和用工单位的风险,也使这个行业越来越规范。

    作为劳务企业负责人,孙少华对于这几年间劳务主体的变化也感受颇深。

    “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比如2008年之前劳务派遣的大部分人员构成是‘70后’或者是‘80后’,他们劳动维权意识不强。现在企业用工年轻化,年轻人维权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也越来越强。”孙少华说。

    “这些年轻人的文化程度越来越高,网络使用非常频繁,这也使得劳务公司在进行劳务派遣时,要规范化操作。不给员工缴纳社保费用的现象越来越少,这一方面能够保护劳务派遣员工的权益,另一方面也减少了企业的用工风险。”孙少华说。

    关于新就业形态下员工的社保问题,孙少华也关注已久。他认为这一部分人员的社保问题亟待解决,尤其是面临的工伤风险。因为这些新就业形态,比如快递行业,他们所面临的交通安全风险是非常高的。

    “一方面,快递企业竞争压力比较大,在降低运营成本的同时,压缩员工的社保费支出也成为降低成本的一个选项。只给区域负责人或者主管级别的员工缴纳社保费,成为一种比较常见的现象。另一方面,新就业形态中,人员流动性比较大,地方社保费率政策的调整比较频繁,这些员工的社保费缴纳应该如何更具灵活性,还值得相关部门研究。”孙少华说。

    “有规矩,成方圆。我坚信我们国家的和谐劳动关系构建会越来越好。”孙少华总结说。(王永)

推荐】【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