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创业频道>工作动态

带残疾姐妹们创业 折翼“春燕” 又见花开 

稿件来源:人民网 发布日期:2018-04-23 字体大小:【】【】【

刘春燕在手工作坊,展示自己的作品

刘春燕在串珠子

 “每天能醒来,看到日出日落,就是人生最大的幸事”

 ——刘春燕

 ___满目疮痍已重回葱绿;悲伤哀恸化作生的动力。

 ___当年,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感动和激励着成千上万人收起悲伤,重建家园。

 ___10年里,这些闪亮的名字,已化为一个共同的符号,成为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的一部分。

 ___他们的经历就是我们的经历,他们的成长就是我们的成长,他们的收获就是我们的收获,

 他们的意志就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人物名片

 刘春燕

 1992年,20岁的刘春燕接替父亲工作,在天池煤矿上班,主要在井下工作。1995年开始到井上工作,2008年“5·12”大地震发生时,刘春燕在天池集团一号井工会上班。

 地震发生后,刘春燕被救援人员从垮塌房屋救出,左大腿截肢、腰椎骨折伴右腿不全截瘫,医生诊断“可能不能站立了”。她曾被送到遂宁和浙江瑞安治疗,最后又转到四川省肢残康复中心和德阳市残疾人康复及假肢中心康复。

 2009年5月11日,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之际,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锦涛到德阳市残疾人康复及假肢中心考察时,搀扶她进行康复训练。临别时,还握着她的手说:“我送你8个字——自强不息,乐观向上。”

 2011年底,她成立“春燕手工作坊”,带领一帮在地震中残疾的姐妹们创业。丈夫孔国庆在社区也找到一份工作,一家人和父母一起生活在汉旺镇。

 春燕的十年

 十年前

 她认为人生就是在煤矿企业待到退休,这是一个农村女孩儿“接班”后的最终归宿。

 十年间

 截肢后她坚持康复治疗,再次站起来,创办手工作坊,带领残疾姐妹们创业。

 十年后

 她喜欢听鸟鸣、看花开,渴望周游全国,期待人生还有更多可能。

 ■喝茶、聊天、拍照……她会故意靠着雕塑,身体前倾,露出微笑。她用了十年时间,消解了钢筋混凝土下的阴暗、尘霾,重新站起来去享受春风拂面。

 ■她庆幸,从埋身钢筋混凝土之后的每一步,她都没有走错,都有陪伴。

 哪怕十年过去了,刘春燕仍记得那天自己被埋在地下时经历的每分每秒,预制板压着左腿,空气里充斥灰霾,直到亮光出现,她才挺过了人生的灰暗时刻。

 十年前,她认为人生就是在煤矿企业待到退休,这是一个农村女孩儿“接班”后的最终归宿;十年后,她认为人生还有很多种可能。

 4月,绵竹市汉旺镇,春风依旧。小区外,油菜花开,刘春燕锁上门,骑上电瓶车,穿过一个接一个树荫,来到春燕手工作坊。2011年底,刘春燕聚集了一群地震中落下伤残的姐妹,成立了手工作坊,每天串珠、聊天,大院外都能听到里面传出的笑声。“以后作坊有人接手,我就去周游全国。”刘春燕手上串着珠子,不假思索,“先从四川开始吧。”

 一段初心

 废墟上不离不弃,黑暗中他为她带来光亮

 路过小区,刘春燕在一辆红色越野车面前停住,“这个车就是我们家的,新买的!”刘春燕回过头,冲着成都商报记者一笑,“等到孔哥退休了,他就开这辆车带我去全国旅游。”

 孔哥,从结婚那天起,刘春燕就这么称呼丈夫。结婚前,她只有一个要求,孔哥不能打她、不能骂她父母。“现在想想,这个要求是不是太低了。”刘春燕摘下眼镜,笑出了泪花。小时候生活在农村,丈夫打妻子,刘春燕见得太多了,她有些害怕。

 1992年,父亲退休,刘春燕20岁,她接替了父亲的工作,来到天池煤矿上班。井下开机车、地上翻煤炭,她都做过。日子总是很长,在她看来,一个农村女孩儿,能够有一份工作,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

 汉旺虽是小镇,也曾一度辉煌。工厂云集,休息时,广场奏响音乐,男女青年都会跳一曲交谊舞。舞会上,刘春燕认识了孔哥,两人不顾父母反对,恋爱长跑了三年,最终走到了一起。结婚、生子,孔哥企业破产后,他又开起了干洗店,家里日子按部就班。

 2008年,地震打破了小镇平静。刘春燕还没来得及在会上签到,整个会议室轰然倒下,左腿、肩膀,被预制板牢牢压住。光,越来越暗,她提醒自己,不能睡着,她听到了孔哥的声音。“你在下面等着,我去找人,一定会救你的”。从山上到山下,孔哥来来回回了几趟。

 13号早晨,布谷鸟叫了6声,刘春燕没有听到孔哥的声音,她以为自己被放弃了,她开始念叨着母亲、哥哥、儿子的名字。当孔哥的声音再次出现时,她失声痛哭,“你跑哪儿去了嘛!”孔哥告诉她,“不哭,不哭,我借切割机去了得嘛。”

 刘春燕获救了,孔哥也兑现了自己承诺。

 一间作坊

 找点事情做,让姐妹们都有底气

 汉旺镇集贤社区,刘春燕在社区帮助下,开了一家“春燕手工作坊”,名字是一位大学老师起的,他希望刘春燕能够带领这些折翅的燕子飞起来。

 2011年,她加入了青红社工组织,带领一帮地震中伤残的姐妹开始创业。“有了事情做,大家才愿意走出来。”在康复训练时,培训老师教病人用亚克力珠子串成各种形状,刘春燕想到了这个创业点子。

 每周一到周五,大家都聚集在作坊里,一边串珠子,一边聊天,作坊里欢声笑语。清明小长假,作坊放了假,刘春燕在家里赶制手工艺品。德阳市第九届城运会,她接到了一个300件吉祥物的单子。狗年,她用珠子串出一只小狗。

 75颗白色珠子、21颗黄色珠子、3颗彩色珠子,她用一条3米长的渔线,将这些珠子串出一只小狗。半天功夫,桌上就堆了六只。在她的手工作坊里,这样的手工艺品还有很多,老虎、鸡、发财树、纸巾盒等,琳琅满目。

 “串一只老虎,要花一天时间,一座盆景,要花两三天。”刘春燕介绍着这些手工艺品消耗的时间。

 创业之初,姐妹们从网上买回成品,拆掉、重组,鱼线在手上勒出血痕,年龄稍大的,学不会,学哭了。可技术成熟了,东西却卖不出,刘春燕又在网上开了淘宝店,图片拍得不好,铺子沉入上百页网店中,“春燕手工作坊”淘宝评级只有两颗星。

 汉旺镇旅游旺季,她推着车,车上挂满彩色珠子编成的各种造型,吸引往来镇上的游人。“就算不买,他们也会夸赞我们手很巧。”刘春燕明白,别人的一个肯定,对于她们,是一种莫大鼓励。

 渐渐地,作坊在德阳市有了知名度,一些小学开始找到他们,定做一些车载挂件,老师将挂件背后的故事,讲述给班上的学生。一位大学教授,也帮着他们吆喝,扩大这些手工作品的销路。销售好时,一个月能够挣下几百块,姐妹们也有底气。“地震前,很多人都在家中干农活,现在不干农活儿了,一样能够挣钱。”她说,至少去市场买菜,不会向家里伸手要钱了。

 一种态度

 看到日出日落,就是最大幸事

 十年,她小心翼翼维系着这个家,经历这么多磨难,还能够在一起,并不容易。儿子上了大学,回家后偶尔抱怨爸爸抽烟,丈夫懒得回应,她总是会把儿子拉到一边,告诉他,地震前他的爸爸就已经戒烟半年了。地震发生时,他在废墟上守了一宿,后来照顾伤病的她,累了才会躲在一旁抽烟。“他抽烟,是有原因的”。

 今年2月,刘春燕和孔哥把儿子送到了火车站。儿子很帅、比父亲还高,这次去外地实习,也是他头一回出远门。地震那年,儿子上小学六年级。儿子坐在第一排,躲过了死神,班上却有二十多名同学不幸遇难,他的一个堂妹,也没能从学校走出来。当时,儿子被慌乱的人群冲散,四处都是叫喊声,他许久没能缓过来。这之后,儿子变得有些沉默。

 劫后余生,荧屏上报道了一些学生返回废墟救出同学的故事。刘春燕告诉儿子,英雄行为并不是只有一种方式去体现,而且他当时面临的情况也不允许他去救出妹妹。“我只希望他能够好好活着,尽他所能,将这份爱传递下去。”

 目送儿子进站,她喃喃自语,“好男儿志在四方嘛”。左手却不自觉抬起来,擦拭着眼角。

 回家路上,她跟孔哥也谋划着未来。再过六年,孔哥就要退休了,家里已在去年提前买了一辆越野车,孔哥答应她,到时候两个人就去全国自驾旅游。“我们先从四川开始嘛,他来当车夫!”从成都到汉旺,一路聊着、一路风景……

 十年,仿佛很远,两旁的景致已经遮盖了旧日伤痕;十年,仿佛昨天一样,每一个瞬间,她都有着清晰印记。她用了十年时间,消解了钢筋混凝土下的阴暗、尘霾。回答生活的意义时,她说,醒来,看到日出日落,这一天也就足够了。

 骑上心爱的小红车,

 她重获自由

 去享受生活

 汉凌路旁,灾后新建的小区,大门外开满了油菜花。

 刘春燕住在一楼,父母住在一墙之隔。4月7日中午,母亲到家中做好了午饭,等着孔哥下班回家,一家人围拢四方桌。吃好了,母亲起身开始收碗,汤碗里还剩了一些,孔哥抢先端过来,拿着勺子喝起来,“不喝多浪费”。起身后,他腆着肚子,在屋里来回踱步,“我去上班了哈!”

 “快走、快走!”刘春燕催促着,朝着沙发转动轮椅,接近沙发时,麻利跃到上面,小狗皮蛋也跟着跳上沙发,依偎在她右腿。

 36岁,本命年,失去了左腿,刘春燕接受不了躺着度过余生。截肢后,她考虑过来个耿直点儿的方式,目光搜寻着病床周围,一把水果刀也没找到,就连杯子也是吸管塑料杯。“最后想过撕下一段床单,确实使不出力。”醒来就是天花板,刘春燕不知道后半生还能怎样度过。

 孔哥放下了工作,每天到医院用温水给她擦脚、按摩;母亲听人说乌鱼能够补身体,跑到市场上,四处打听哪能买到乌鱼……三个月后,她被送往康复中心,没有褥疮、关节也很灵活。

 刘春燕说,“谁会想到后面还真的站起来了呢?”她庆幸,从埋身钢筋混凝土之后的每一步,她都没有走错,都有陪伴。

 远山残雪未消,绵远河河水微漾,汉旺镇的春天,布谷鸟总会准时鸣叫。灾后重建,镇上多了一些湿地公园,晚饭后,刘春燕总喜欢到公园里转转。她骑着电瓶车,孔哥快步跟在旁边,“嘿!要不要我捎你一段儿?”看着孔哥,刘春燕有些小得意。

 康复训练结束后,她买了一辆代步车,朋友建议她买手摇的,她不愿意。“我要买一个好看的”。她执意买了一辆红色电动车,流线车身,后面有三个轮子,孔哥找人在尾箱处焊接了一个铁筒,像一个刀鞘,正好能放进她的拐棍。每次下车,转身,抽出拐棍,颇有侠客风范。

 她享受着车上的时光,享受春风拂面,夕阳余晖穿过树叶,打在脸上,空气中夹杂着泥土芬芳,这种感受,是坐在屋里所感受不到的。

 走着、走着,她拧着油门,将孔哥甩在了身后。公园深处,一些花已经开好了,刘春燕在花丛驻足,闭上眼睛,嗅着花香。回到公园门口,孔哥满头大汗跟了上来。

 有了车,有了自由,她可以去到车子能去的任何地方,喝茶、聊天、拍照……和雕塑拍照,她会故意靠着雕塑,身体前倾,露出微笑,“你看,是不是看上去就像一个健康人。”(宦小淮 摄影报道)

推荐】【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