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创业频道>工作动态

纵向比有进展横向看有短板———上海大学教授张昊民谈创业教育 

稿件来源:中国就业网 发布日期:2015-06-24 字体大小:【】【】【

我国高校自1997年正式开展创业教育以来,经过不断探索和努力,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目前,大多数高校已通过各种形式开展创业教育教学和实践活动。但从总体上看,创业教育在我国还刚刚起步,仍还处于“青春期”阶段。我国创业教育有哪些特征?存在哪些问题?如何弥补其短板?针对这一系列问题,本报记者日前采访了相关人士。

从思想萌芽到全面推进我国创业教育经过六个阶段

记者:在很多人眼里,创业教育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新鲜事,事实是否如此?

张昊民:创业教育在我国全面开展的确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现象,但创业思想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却源远流长。纵观我国历史,从儒家“君子不器”的教育思想,到近代中国的“实利主义教育思想”和“职业教育思想”,再到建国初期倡导的勤工俭学,半工半读,无不体现出创业教育的思想意识。

记者:按照存在年代以及表现特征来划分,我国创业教育可划分为哪几个阶段?

张昊民:在我看来,我国创业教育的发展可以分为六个阶段。

从清末民初到新中国成立前夕,这是我国创业教育思想的萌芽阶段。随着西方资本主义列强用武力打开中国的大门,中国传统的小农自然经济结构逐渐遭到破坏,这给工商业的发展创造了一定的条件,为创业教育思想的产生、发展提供了经济基础。蔡元培的“实利主义教育”思想,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陶行知的“生活教育”思想,梁思成的“建筑教育”思想,钱伟长的“拆除四堵墙”教育思想,这些进步教育家的教育思想,孕育并实践着中国创业教育思想的萌芽。

建国后,毛泽东主席提出了一系列的设想,包括学校可以办工厂、农场;学生可以实行半工半读;从课程设置上解决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问题;提出“劳动一段,学习一段”,要求青年学生高中毕业后先做点实际工作。这就形成了第二个阶段,即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阶段。

改革开放后,我们在打开国门的同时,也为创业教育的发展打开了一扇窗户。20世纪90年代,我国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业教育”项目的成员国,于1991年开始在基础教育阶段试点创业教育。由此,创业教育正式走入人们视野。可以说这是创业教育的第三个阶段。

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国的创业教育开始正式启动。这一阶段,清华大学成功举办了“第一届清华创业计划大赛”,首次将创业计划大赛引入国内大学校园。团中央组织首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创业计划大赛,并对全国各地高校的创业教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应该是创业教育的第四个阶段

2002年,教育部确定中国人民大学等9所高校为我国创业教育试点高校,这是我国创业教育发展的重要标志。此后,各高校开始在创业课程设置以及创业大赛、创业讲座上开展新的尝试,创业教育在全国开始普及。这一阶段可视为第五阶段。

2011年,“2011全球上海创业峰会”召开。会议总结交流了中国大学生自主创业工作经验,并对国外推动大学生自主创业的经验和做法进行了介绍和借鉴,同时提出“加强创新创业,关键在人才,基础在教育,要把创新创业理念融入各级各类教育”等观点,进一步促进了创业教育的改革和发展。从此,我国创业教育进入到第六个阶段,即全面推进阶段。

我国创业教育仍处于“青春期”阶段

记者:通过这六个阶段的发展,我们是否可以认为,我国高校创业教育已经发展到一个较为成熟的阶段呢?

张昊民:美国创业周主办者考夫曼基金会前几年对中美大学生的调查显示,美国大学生中想创业的人数达到70%,实际创业的人数占到20%,而中国大学生中,想创业的人达到80%,但是,真正创业的只有0.01%。来自《2011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的数据显示,2010届全国大学毕业生自主创业比例达到1.5%。不管哪个统计数字更贴近现实,有一点都是确定的,就是我国大学生创业率与欧美等发达国家比较仍然有相当大的差距。

究其原因,创业者鲜有受到系统的创业教育,没能掌握应有的创业技能无疑是原因之一。而这恰好说明我国大学生创业教育仍处在起步阶段,仍有很远的路要走,仍还处于“青春期”阶段。

记者:那么,处于“青春期”的创业教育,体现出哪些具体的特征呢?

张昊民:首先是政府积极推动创业教育的发展。目前我国创业教育已被提高到国家战略发展的高度,政府政策指引、国家战略驱动、地方部门支持三者联动,有效推进了创业教育的发展和大学生自主创业活动。其次是高校推动创业教育的发展。自2002年教育部确定9所创业教育试点高校以来,全国各地高校都在积极开展创业教育活动,纷纷成立创业中心,并对创业教育进行了实践探索,推动了创业教育的发展,并形成了一些创业教育模式。最后是社会力量的积极参与。目前,无论是创业资金的支持、创业文化的构建、创业论坛的举办,都有社会力量参与其中,对创业教育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记者:刚才我们谈到,我国创业教育还处于发育程度不够的“青春期”。那么,这个“不够”应该怎么理解呢?

张昊民:在我看来,我们的短板还是在多处存在的,具体来说,一是创业教育观定位存在偏差。而这一点又可划分为创业教育目标受众、创业教育导向,以及创业教育课程性质三个方面。二是创业教育水平整体偏低。这一点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即课程体系构建不完善和创业教育师资力量薄弱。三是创业教育实践和理论脱节。我们知道,创业教育是一种实践性很强的教育形式,参加创业实践活动是学生提高创业能力的途径之一,但目前我国高校创业教育实践活动主要包括创业计划大赛、创业讲座、创业论坛、撰写创业计划书等形式,只有极少数的学校直接成立工作室,然后进入创业园区孵化,最后创建公司。四是创业教育支持体系不完善,虽然我国创业教育基本形成“社会———高校———政府”三方联动的局面,但整个支持体系仍不完善,具体表现为政策执行力不够、资金成创业者首要制约因素、孵化成活率不高三个方面。

顶层设计系统运作准确定位弥补创业教育短板

记者:为了弥补这些短板,我们可以采取哪些措施呢?

张昊民:考夫曼基金2009年的报告显示:截至2006年,麻省理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生在全球创办了33600家公司,为全球创造了330万个工作岗位。如果把这些公司看作一个独立的国家,其年销售额保守估计为2万亿美元,名列全球最大经济体第11位,而其收益则使该“国家”至少成为世界经济强国第17位。鉴于麻省理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在创业教育方面取得的卓越成就,目前该学院已成为各国创业教育工作竞相模仿与研究的对象。

结合麻省理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的经验和我国实际,我认为我们可以在这样几个方面进行努力。

第一是着眼顶层设计,掌控系统全局。

我国要提升创业教育水平,必须先科学规划,具体可从两个层次着手。一是国家创业教育的规划层次。人社部、教育部、发改委等政府部门应以创业教育为主题,对我国当前创业教育现状进行调研分析,从基础课程安排、师资队伍建设、政策拟定等方面,与高校、企业共同制定我国创业教育发展规划。二是高校自身的规划层次。高校必须结合自身发展战略,明确是否将创业教育纳入整个教学体系,如果纳入,采用何种模式。在整体发展思路明确后,更要从课程体系设置、教师队伍建设、组织管理机构搭建、科技成果产业化管理等方面,制订出科学合理、全面系统的发展规划。

第二是三方协调联动,实现系统运作。

我国创业教育要取得突破,必须一改以往孤军作战的局面,以促进经济发展为共同目标,将高校、政府和社会有效结合。企业应与大学建立密切的技术合作和人员培训关系,政府应发挥引导作用,积极协助企业与大学建立科技园区和技术开发中心,做到高校、政府和企业三方联动,助推我国创业教育系统良性运作。

第三是准确定位系统角色,突出高校主体地位。

对于我国创业教育生态系统来说,首先要将高校定位为系统的主体。无论是外界资源输入,还是创新创业型人才与智力资产输出,都要以高校为核心进行,充分发挥高校在教育方面的优势。将创业教育融入社会中,使创业教育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智力资产与互补性资产相对接,“有形的手”和“无形的手”相协调。要真正发挥高校作为创业型人才培养实施者、智力型资本激发引导者、新创型企业资源融合者的主体作用。

与此同时,政府不仅要从宏观战略层面提出指示性的要求,更需要创业教育方面专家进行探讨,开展相应社会调查,制定针对性、可执行政策法规支持体系,并在实施过程中结合实际进行定期修订完善。同时在创业教育研究以及大学生创业环境营造方面也要增加资金投入,在以高校为主导的基础上,投资建立科技园、创业园、创新园等大学生创业平台。而企业则需通过完善民间融资体系,建立非营利性第三方组织等方式尽可能为高校创业教育提供包括资金、技术、评估和认证等方面的专业化服务。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加大宣传力度,同时更改学校的培养目标、激励导向、评价体系,使其向创业素质培养倾斜,从而在整个社会尤其高校孕育出浓郁的创业文化氛围,为创业教育的更好开展营造良好环境。(中国劳动保障报 王辉)

推荐】【打印】【关闭